魏小安:国家区域发展战略与旅游机遇

2020-05-14 来源: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


  国家区域发展战略是新时代国家重大战略组成,是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内容。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目标到2020年,建立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相适应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到2035年,建立与基本实现现代化相适应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和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提供重要支撑。旅游作为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组成,在新时代国家区域发展战略大背景下面临新的挑战与发展机遇。

  一、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的主要历程

  改革开放40年来,国家区域发展战略总体上形成三个波次的发展历程。第一波次是20世纪80年代,这一阶段主要是特区建设与沿海城市开放,承接世界产业转移,形成开放红利,大进大出战略引领这一时期的发展,成效显著,奠定中国发展的基础,鼓舞持续开放的信心。40年来,无论经济如何增长,始终坚持开放的信心,基本没有动摇过,但同时也带来了区域发展的不平衡问题。与其说构造一个更大的特区,但事实上,特区的力量释放得比较多,这种力量既有正面效应,也面临一些发展难题,特区和沿海开放城市加剧了中国区域的不平衡是刚开始没有预料到的。

  第二波次是20世纪90年代,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谈话,提出开发浦东、开放引领的梯度发展战略。既有自然梯度也有发展梯度,中国是从西往东、从高向低,发展梯度也是这样。到90年代后半期,西部大开发战略、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中部崛起等一系列战略提出之后,区域战略的普遍性一直延续,这个阶段政策力度较大,每个战略都配套一系列的政策,也设立专门机构。比如,国务院专门设立西部开发办公室,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办公室设在发改委。现在来看政策涉及范围过大,东西南北中各地方都提及,但是财政支持有限、支撑不足,所以力不从心,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第三波次是党的十八大之后,国家区域战略全面深化。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主旨演讲中提出,“将支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并上升为国家战略,着力落实新发展理念,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推进更高起点的深化改革和更高层次对外开放,同‘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相互配套,完善中国改革开放空间布局。”这段内容中出现的每一个字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甚至说“千锤百炼”的,最重要的是“完善中国改革开放空间布局”。此后,国务院批复了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等一系列相关规划,雄安新区和海南自由贸易区同时也在紧锣密鼓的推进当中。完善中国改革开放空间布局,成为区域发展战略的根本指导思想。一是完善,是大格局确定需要深化;二是促进改革开放,是出发点;三是空间布局,是国土空间的落脚点。

  二、旅游发展与国家区域战略的关系

  40年来旅游发展与国家区域战略并进。20世纪80年代,中国旅游市场以入境旅游为主,也是以沿海城市为主体,形成三大航空口岸支撑的发展格局。90年代,国内旅游兴起,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地区成为客源输出主体,中西部发展显著。进入21世纪旅游业全面发展,区域旅游发展开始实体化运作。省际交流普遍,国内营销大串联,这种现象普遍存在,当国际营销战略技巧运用于国内,实际上说明各级政府对旅游的重视程度已经完全不同,这样的格局下需要研究新的发展模式。

  (一)区域战略先行,旅游战略跟进

  按照区域发展战略与旅游发展的关系来看,区域战略先行,旅游战略跟进。比如交通先行、拉动区域,必然促进旅游发展,因为交通格局决定旅游格局,这些年来交通特别是中国远程交通的发展,大体上已经达到世界一流水平,这也为旅游发展插上了翅膀,直到今天还在发挥作用。旅游在区域战略当中速度最快、影响最大、作用显著,这是40年来众人皆知的事实,任何一个区域战略发展中,最体现效果的、发展速度最快的还是旅游,所以主观感觉旅游在引领,客观分析虽晚一步,但后来居上。

  (二)发挥节点作用,推动区域发展

  旅游客观要求打破行政区划限制,推动区域发展,所以传统行政区域,包括区域战略发挥作用有限,需要二者相辅相成。如80年代提出丝绸之路旅游,但是8000公里的丝绸之路,从头走到尾不太可能实现;长江三峡游也是一条主体线路,通过长江游轮这个载体和工具使其旅游产品化,但是没有一个旅游者称此行是到粤港澳大湾区或者京津冀协同发展区,只会介绍出行所到的几个城市,所以旅游最终还是落在节点。研究区域战略和旅游发展,最终要研究这个节点,而且区域从经济发展来看互补性特别强,可以形成产业群和招商引资的平台,也会形成大规模的经济区,但是从旅游的角度恰恰相反,原因在于区域内部资源同质化,同一个区域历史相似、文化相似、地理条件相似、区位条件相似。如果出行的目标是粤港澳大湾区,一定是选择一些节点游览,比如珠海的港珠澳大桥。

  (三)打破行政区划限制,推动区域旅游发展

  打破行政区划的限制,客观上推动区域旅游发展。比如区域旅游的同质化使分工逐步细化、格局转化,使其越来越不一样。上海的时尚变换越来越多,有新看点,总能给人以新的体验;浙江的杭州、宁波这样的城市,人文气息特别强烈;而安徽的体验感则又不同,这是三个不同的文化区。总体来说,区域旅游发展战略和旅游发展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

  三、现状与趋势:新发展、新格局

  当前国家区域战略发展背景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经济体量大,GDP达到93万亿人民币,综合国力不断增强。长途交通水平世界一流,通讯设施水平世界前列,能源充足,原来制约旅游发展最大的问题基本解决。城市化发展成为新时代战略发展的突出特点,也成为战略落实的基点,所以区域战略可视为区域性城市战略,对于城市的关注是研究区域发展战略的重中之重。全面开放,自贸区从沿海到全国,边境开放力度更大。深度持续,开放深度前所未有。

  (一)区域均质化程度进一步提高

  5G时代来临,意味着互联网与物联网的结合,将使区域发展的均质化程度大为提高。所谓的均质化程度是指从质量上的平均程度提高,东部和西部也有很大的关联。现在即使到西藏一些很偏远的地方,可以看到厕所和公路设施建设很好,1996年到西藏,所有的道路都是砂石路,只有靠近城市才有柏油路。5G时代会让均质化程度更加提高。

  (二)以城市群为依托的区域新格局

  首先,把握研究核心问题。研究区域发展战略协同、乡村旅游是否需要发展的问题,答案当然是要发展,尤其是现在倡导的全域旅游也是以乡村旅游为基础,但是全域旅游不等于乡村旅游,本质上还是城市。研究城市群的发展,比如江苏、浙江和广东都是沿海发达地区,可以认为这些城市发挥根本作用。西南城市群则是以四川能够成为全国第四个旅游万亿大省为根本。到2019年,湖南和河南会突破万亿,中国将有七八个旅游万亿省,这些都将涉及到区域的发展。

  根据国务院的批准,长江三角洲由沪苏浙皖四地二十六个地级以上城市组成,这是中国旅游发展的关键区域。资源是否丰富并不重要,因为长江三角洲一体化是世界级城市群,是我国经济发展、参与国际经济的代表,也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高地。粤港澳大湾区已经实际存在,并已上升为国家战略,港珠澳大桥建设的成功成为标志性事件。

  其次,空间线性发展格局的形成。此次空间布局有两个带状空间形成了线性发展格局:一是丝绸之路,二是长江经济带,但是并没有局限在这个概念,也是以城市为核心,以交通为基础,形成新发展。作为一个大陆型国家,空间布局从来都是根本问题,我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300多万平方公里的蓝色海域,在这种情况下研究空间布局的思路同其他国家完全不同。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世界进入海权时代,五百年变迁,从大西洋到太平洋。清朝末年,李鸿章和左宗棠争论海防重要还是塞防重要,实际上两个人的看法是一致的,只不过李鸿章争的是海防,左宗棠争的是塞防,要是不把新疆守住整个中国就守不住。进入新世纪以来,陆权开始重新崛起,谁掌握欧亚大陆谁就控制世界。当下,陆权与海权并重的时代开始兴起,所以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恰恰对应这一世界趋势,中国的空间布局新战略也是全面对应这一趋势。

  第三,世界级都市群的发展高度。目前全球公认的比较成熟的世界级都市群有六个:上海作为国际经济中心、贸易中心、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的定位更是突出了上海建设世界一流都市的发展目标,这就是说以上海为标志的长三角城市群已经变成了世界级的都市群。下一步我国还将出现一个世界级都市群即大湾区,京津冀能不能成为世界级都市群还不好说,至少可以看出,全球一体化的大背景下,世界级都市群代表的是全球一体化的发展高度。

  (三)跨国公司与全球城市发展影响深远

  跨国公司与全球城市的发展在世界旅游经济方面产生深远的影响。全球城市会逐步发展成为旅游的中心城市,旅游中心城市当中聚集主要的旅游人流,形成主要的客流集散地,同时也会变成重要的旅游目的地,强化都市旅游的发展。由于旅游活动的跨区域特点,旅游中心城市的发展又会逐步打破地域格局、淡化行政区域色彩,进一步形成各个全球城市之间的水平分工。亚洲第一个世界级都市群就是日本东京、大阪、京都,长三角将变成亚洲的第二个世界级都市群,下一步粤港澳大湾区将会成为第三个世界级都市群,这样的区域发展格局和整个区域发展战略扣在一起,在国际上的意义更加突出,这种发展态势也将从根本上改变世界旅游的发展格局。

  (四)无国界的旅游带来城市集中化

  无国界的经济带来无国界的旅游,无国界的旅游带来城市的集中化。现在发生的情况是到某一个国家旅游已经不是一种主要选择,到某一个中心城市旅游则变成主要选择。这里有全球城市的全球化一面,即要求旅游服务的基础同质化,包括基础交通同质化、公共服务均质化、旅游服务设施水平化,与此同时,市场也会要求全球城市形成自己的文化特色,增强自身的吸引力。

  四、挑战与机遇:新时代、新战略

  新时代、新战略,给中国旅游发展创造了巨大的发展机遇。区域内部产品相互支撑,区域之间市场相互补充,有助于各地挖掘优势、突出特色。需要进行资源的国际比较,在更广阔的领域开展竞争。就像我们的海洋资源一样,中国大陆海岸线有18000千公里,但是放在国际相比就不那么占优势,并非得天独厚、丰富多彩,但是我们可以不做资源比较,而是做资源利用的比较。

  (一)整合国际资源,开拓国际市场

  事实上,我国旅游资源不够用。如从滨海旅游来看,去一次海南的花费可以去三次东南亚,从性价比角度来考虑,游客未必非要到海南。如日本的旅游服务意识较强,很多人冬季滑雪选择日本北海道,黑龙江和吉林明显缺乏竞争力。所以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区域发展战略一定要和国际结合到一起,就是整合国际资源。

  (二)借鉴国际经验,探索链条式发展

  参照日本模式,形成链条式发展。所谓的日本模式通俗地解释就是吃日本饭菜、坐日本汽车,加上很多服务资源。日本人花费大把的外汇,最终还是利润回流,我们距离这样的模式还有很大差距,包括各个区域之间也是这样,发达地区到发展中地区投资,形成品牌溢出、市场溢出、消费溢出,但最终还是会利润回流,国内的模式相对比较成熟,但距离国际的链条式发展还有很大差距。

  挑战与机遇并存,旅游发展的困难也很明显。多种体制交汇,形成内部的政策高地、发展洼地。同样是长三角,自贸区政策多,旅游产品则不平衡。由于休闲度假产品不足,庞大的消费力也会转移。市场溢出、投资溢出、品牌溢出、效益溢出,这是一把双刃剑,需要处理好各种关系。分工体系异质化发展不足,涉及经济结构不平衡。

  (三)深化一体化,谋求发展大格局

  一体化是解开困难的金钥匙,需要逐步深化。区域一体化打破区划局限,谋求更大的发展格局。政策一体化,自贸区的政策效应扩大化。市场一体化,各种要素自然流动。生态文明一体化,从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生态文明的要求越来越高,海洋、湖泊、山地、乡村等都需要形成旅游新格局。通过四个一体化为国家区域发展战略与旅游机遇提供基本路径和创新思路。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第一旅游网